玉衡为音

楼诚及衍生,全职,酒茨,ec,ggad,狼队等

[楼诚]明镜:我的侄女不可能那么可爱(abo)1.1

楼诚推文:
五刷,这篇还是美的想落泪

寒山一带伤心碧:

*不妨剧透一下,本文一共4个大章,每章标题分别是“明台/明镜/明楼/明诚的秘密”


*上面大概是我唯一会给出的剧透了(((





  1. 明台的秘密(1)



 


XX46年 8 月12 日 周五  晴


 


我真的很吃惊。阿心学说话学得很快,超乎了我的想象。她现在不仅能说出完整的句子,而且还能认清附近所有的邻居,叫出他们的名字,中文英文都是如此。她喜欢玩积木,自己一个人能玩一个下午。


我有种预感,她会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不过话说回来了,其实我并不惊讶。毕竟她是你的女儿,而你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omega特工。


 


————————————


 


明镜坐在明公馆的沙发上。


 


“你是说……他是你的爸爸?”明镜不可思议地指着一边的明台,问眼前的小姑娘。


“嗯!”小丫头简直粘着明台不撒手,她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可怜的几颗泪珠,点点头,“Daddy就是我的Daddy。”


明台站在旁边,低头看小萝莉抱着他的小腿,语无伦次地辩白:“大、大姐,我都不认识她,这真不是我女儿!大大大姐,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随便对女孩子不负责任啊……”


明心一听,眼泪顿时又冒了出来,可怜巴巴得明镜都看不下去。


明台内心崩溃。


 


没有什么比这件事更荒唐的了。他不过是陪大姐一起出去普通地逛了个街,结果就收获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扑进他怀里喊爸爸。


天可怜见!!!他才20!!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女儿?!


连明镜都用震惊的眼神看他。


 


小姑娘当街扑进他怀里就哭,哭得抽抽嗒嗒,打死都不松手。街上围观群众指指点点的太多,明台头大如斗,生怕第二天明小少爷搞出了个私生子的冤案就能传遍上海滩粉红小报,只能把孩子先带回家再说。


明台原以为大概是这孩子认错了,结果到了家一问,小女孩居然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她的爸爸,一点犹豫也没有。眼见自己良家少爷的形象就快在明镜眼里坏玩了,明台又气又急,简直欲哭无泪。


 


明镜毕竟是见惯了大风浪的,还不至于乱了方寸。她牵起孩子的小手,把小姑娘拉到自己跟前,和颜悦色地问:“你说他是你的爸爸,那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Te…Teddy.”小姑娘一抽一嗒的。


“……那中文名字呢?”


“不知道……”小姑娘摇了摇头,“大家都叫爸爸Ted或者Teddy,爸爸只会跟我一个人说中文。”


明镜与明台对视一眼:海外华裔子女?


明镜又问:“那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明心。”


“哦……明心呀。”明镜若有所思,继续温言道:“那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几岁啦?”


明心怯怯地伸出一只小手掌。


“五岁啦。”明镜微笑,想了想,“那小明心你应该是……XX34年出生的?”


没想到明心摇了摇头。


“不是,爸爸说我是XX44年生的。”她认认真真的。


 


明镜和明台俱是一愣。XX44年?这不是五年后的年份吗?


明台皱起眉,蹲到小姑娘面前问道:“明心,我问你,今年是几几年?”


“爸爸你忘记了吗?”明心疑惑地眨了眨大眼睛,“是前两天你教我数学的时候告诉我,今年是XX49年的呀。还是牛年呢!”


……XX49年。如果这是个恶作剧,它的内容也未免编得太不走心。


明台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今年的年份是XX39,兔年。”


明心愣住,呆呆地睁大了眼睛,消化不过来这句话的内涵。


 


明台一低头,忽然注意到这孩子左手里从刚才开始就紧紧攥着的东西。她的小手几乎要包不住金铜光亮的色泽,外壳上雕刻精细的花纹分外眼熟。


明台忽然愣住了。他从小明心手中一把夺过那块怀表,打开一看,竟然是他生母的肖像。


明台连忙一摸怀里,掏出了一块一模一样的怀表——不,不能说一模一样,仔细看来,明心的表外壳看上去稍微旧一些,但里面的女子肖像仍然清晰如初。


自己的表还在。


 


明台追查过,母亲留给自己的那块表是瑞士货,数量很少,明台曾经追查过那批货的每一个买家,也没有找到过有关生父的信息。


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第二块款式相似、里面还镶着她母亲画像的怀表了——那么这个小姑娘手里的这块究竟是什么?!


 


饶是明台和明镜再不信邪,心中也不得不生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猜测。


片刻之后,他们一同站在玉佛寺青苔斑驳的石阶前,须发雪白的方丈向明镜微微一揖,缓声道:“施主心中已有答案,又何须老衲解答。”


慧慈方丈年近百岁,手里一串菩提子已磨得古朴泛光。他是有名的得道高僧,这样匪夷所思之事,明镜也只能来玉佛寺求问,死马当活马医。


但见到永慈法师第一眼,明镜就知道这的确是位高人。苍老安定,古井无波,如同一株密密麻麻刻着年轮的古树。


明镜心里已有预感,但仍忍不住惊愕:“这么说,这……这孩子真的是明台十年后的孩子?”


永慈雪白的须发间露出一个带着禅意的微笑,双手合十,再对明镜行了一礼。


 


一锤定音。


明镜很快接受了自己一下子多了个小侄女的现实——事实上,她接受得不仅很快,而且甘之如饴,一回到明公馆就兴高采烈地让阿香去拿小孩子爱吃的小点心。明心的来路毕竟蹊跷,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闲言碎语,明镜还给明心安了个“从苏州明本家那边过继到明台膝下”的身份。


倒是明台,还没从这从天而降的“惊喜”里回过神来。


 


原来你真的是我的女儿啊。十年后的。


明台戳了戳明心稚嫩的小脸,心里有些郁闷。他今年才刚满20,神采飞扬、追逐刺激,还有了一见钟情的小姑娘,怎么也无法想象10年后的自己竟然已经当了爸爸,成天围着家转。可这个孩子如今就站在他的面前,小小的一团,幼嫩可爱,软软糯糯地喊他Daddy,像雏鸟一般崇拜着他。


那具小小的身体里流动着他的血脉,是他生命的延续——他的,明家的。


这个认知令明台忽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


 


明心怯生生地抓着他的袖口,突然问道:“Daddy,是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你没做错什么。”明台回过神来,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那、那为什么爸爸讨厌我了?”明心问。这一天明台的态度足够一个孩子敏感的心灵发现许多变化了。


可这一切不过都是命运的偶然,穿越十年的光阴,离开她所长大的地方,甚至离开她真正的父亲,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是多么无辜——又多么可怜。


“没有的事,小家伙,”明台深吸一口气,露出了一贯用来哄女孩子开心的招牌笑容,“爸……爸爸只是有些适应不良。”


……终于成功把这个自称说出口了。一瞬间明台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可是明心歪了歪头,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他:“Daddy,你以前都叫我sweetheart的。”


Sweet heart,甜心,明心——十年后的自己叫得倒还挺应景。


明台一乐,捏了捏明心团子似的脸颊:“my sweetheart.”


于是明心粘到他的怀里,雀跃地亲了他一口:“I love you Daddy!”


 


待到明楼明诚下班回到家时,明台和明心已经亲如一家了。明台本来就是个大孩子,明心又乖巧可爱,对他的爸爸格外眷恋,熟悉起来简直毫不费劲。


明楼一推开明公馆的大门,就看见明台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站在客厅里玩。明台转头看见他俩就笑:“大哥阿诚哥你们下班啦!”说完低头跟小姑娘说道:“阿心,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你应该怎么叫?”


 


小姑娘朝他们露出一个天使般、有些害羞的笑容:“大伯,二伯!”


明楼:“……”


明诚:“……”


饶是明楼也一时间面具也裂了条缝。


一瞬间他的脑海里转出了无数个猜测,而他身后的阿诚率先替他说了出来,语气震惊又失望:“明台你——你搞大了哪个姑娘的肚子?不对,那个时候你才几岁?!”


 


——————————————————


 


片刻之后,明镜跟他们讲清了来龙去脉。


想不到上了一天班回来,立马升级成大伯和二伯了,饶是明楼和明诚,在如此超现实的展开面前也还是有点懵的。明台坚持要阿诚哥向他破碎的玻璃心道歉,但明楼不咸不淡地看了他一眼,明台就立马熄火了。


明楼问明镜:“您是说……她在大街上认出了明台,冲进了明台怀里,就认明台一个?”


“是呀。”明镜道,“哎呀明楼,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可是阿心手里那块怀表总不可能是假的吧?更何况永慈方丈也说了——”


“——大姐,您误会了,”明楼截断了她的话头,和明诚交换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眼神,温和对明镜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大姐的话我当然信得过。只是问问而已。”


 


“胖的这个是你大伯。”明台贼兮兮地笑着介绍给明心看,他又指了指明楼身边的阿诚,“瘦的这个是你二伯。”


明诚甩了明台一个眼刀:你小子胆子真肥啊?


但明楼的目光却只在明台身上停留了几秒,显然是秋后算账的意思,然后弯下腰来,牵起了明心的小手轻轻捏了捏,和颜悦色道:“你好,我叫明楼,是你的大伯。”


“你好,”小姑娘有些害羞,“我叫明心。”


明诚也蹲下来,微笑着和她对视:“我叫明诚,是你的二伯父。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就只和你一般高。”


“真的吗?”明心的眼神里有小小的惊喜,纤长浓密的睫毛仿佛要扇到明诚心里。她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加上了一个称呼,“……二伯?”


“当然是真的。”明诚道。明楼补充:“是我带他回家的。”


 


回家。明心喜欢这个词。


她的心忽然飞了起来。


 


明楼亲切地告诉她:“要是你爸爸欺负你,或者惹你不开心了,只管来找我或者你二伯,嗯?我们帮你教训他。”


明诚还怕她认不清人,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明楼,对明心道:“二伯,大伯,记住了吗?”


明台一脸震惊地望着他俩,然后只听明心点了点头,甜甜道:“记住啦。高大的是大伯,英俊的是二伯。”


明台不服啊:“……那我呢?!”excuseme?!高大英俊不该是他这个爸爸的专属词语吗???


明心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道:“年轻的是爸爸!”


明台:“……”


 


明楼与明诚忍俊不禁地对视一眼。


一个来自未来的小侄女——虽然这样的展开太过令人意外,但从目前来看——好像也不算太坏。




------------tbc


啊,我果然喜欢让明家人带孩子(捧心口倒下


惯例打滚求评论~~~~



评论

热度(348)

  1. 玉衡为音寒山一带伤心碧 转载了此文字
    楼诚推文: 五刷,这篇还是美的想落泪